我是海拉我是神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

Ophirusia:

Paranoia:



感谢一直以来点赞推荐和评论的小天使,浪起来互动起来不要怂!努力为你们做到最好XD




落笔_脑洞缝不上的打字机:







多谢。








此间长情:















说到心坎儿。








傲寒404:















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

  















  














我想请问一下,你真的“小”吗?

  














可能你从未意识到,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

  







  













  •    








  • 小红心=我读过了您的文,很喜欢,谢谢。








   





















  • 小蓝手=我读过了您的文,喜欢,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








   





















  • 评论=我读过了您的文,想说一些我对于您文章的看法或意见,或者,我只是想交流,想告诉您我有多么喜欢。虽然,可能我说的话非常简单。








   





























  















  














但是我想,现在不少的读者应该是:

  







  













  •    








  • 小红心=就是……Mark啊……扫文标记,因为有时候我会忘记自己读到哪,所以留个痕迹,之后回去翻就比较方便了,一般情况下看完文我会再取消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 小蓝手=基本不点啊……新版APP里我也根本找不到这个键啊,这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 评论=我真的只是小透明,虽然很喜欢,但也不知道怎么说啊,只能默默地仰慕太太啦QVQ太太不要见怪哦,么么几









   





























  














不好意思,综上所述,让我们看看最后你留下了什么?

  














答案是:什么也没有。

  














你做的只是“我很爱您我真的很爱您啊我只是没有说QAQ”

  















  














好,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请问:你觉得自己算不算白食党呢?

  














“你说话真难听!”我猜有人要这么对我说了。

  














但这真有趣,你没有说,难道要写手去意淫吗?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吗?

  















  














好了,您看到这里,大可以谴责我的粗俗无礼,我本不是什么善良之人,尖酸刻薄蛮横无耻都是我的本性,但今天我并非要强X任何人,这句话这几天我已经说过很多很多次了,我不想实行道德绑架,说写手是多么不容易,产出是一个多么孤独的过程,既然有产出啦读者看过就要留下痕迹。不好意思,这是什么鬼逻辑?我拒绝,也不爱听。

  














请问:“我只是一个小透明”真的是成为白食党的理由吗?

  














我不作答,你觉得呢?

  















  














我生怕有人误会,所以决定解释一下白食党到底在我心里是什么意思。白食党=喜欢某文,但只选择扫过,什么都不做的一群读者。他们没有点红心,没有蓝手,没有评论,没有关注,没有表白。我的意思是,以上的任何一条都没有,只是静静地扫了文,走了。

  














所以现在,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如果是因为写手写的不好,没人看,没人响应,最后写手退出了,这一点也不让我觉得可惜。难道写的不好我们还要供着养着吗?凭什么?读者是不是欠写手的?有吗?

  














但,如果不是呢?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这些事情。

  














我本不愿意拿到台面上来讲,会显得我格外玻璃心,而玻璃心该死,不碎不痛快,这个我懂。但我并非在为自己喊冤,我本无意强X任何人。

  














我明白圈冷和圈热的区别,也知道形势永远比人强,借用林朵太太的一句话“若圈冷水深,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若圈热水浅,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但我想大家都知道,我今天所谈的,和这并不是同一件事。

  














最后,给大家留一个附加题,也许有人会觉得很难,也许有人一眼就能看出答案,我并不知道,也没有正确答案给你们。

  














题目是:既然现在的环境已经如此恶劣了,我们还能做点什么?

  















  














:)

  














结尾是,我理解读者所有表达爱的方式,不包括白食。

  














希望您能看到,今天我所写的是“表达爱的方式”,所以一切讨论是建立在“爱”之上的,因此,在这里所说的一切,都只是针对“全然沉默的喜欢”或是“无意的伤害”,有时候看到好的文太喜欢反而忘了点赞推荐,只是“有时候”,而我在强调的是一种“经常”。

  














其实只要留下一个小红心都不算是白食党,一句“很喜欢,谢谢太太,请加油”都不算是白食,都是对写手的尊重和表白。我想……如果不能为写手带来一丝慰藉,至少也不会让ta们感到落寞吧?

  














环境恶劣,我们头脑风暴,提出修改意见。

  














环境恶劣,我们尽可能的更温柔一些,彼此抱团取暖。

  














环境恶劣,我们等待lofter出现有力的竞争者,让它要么在竞争中进化,要么被自然淘汰。

  














以上。

  















 

















北泠/初元:

共勉


句子。G:



認同。




AOzero:







分享些我目前为止都很相信的吃粮产粮……不知道啥(x
大部分是我自己总结的(x








1)点开了自己不喜欢吃的,默默右上角关掉。如果不好受了,去找些好吃的缓解一下。不要直接朝作者抱怨。实在想吐槽,私下找亲友,不要开群,发说说,发带tag的lof博文,等等。








2)看到写得再ooc,再傻再小白,再受不了的文,也……不要骂人。只要作者不是为了黑cp而写,那作者都是因为爱才写的。这是一种分享爱的行为,出发点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实在看不下去,要么关掉,要么实在想管,那就多做做科普,不要骂人。
谁都有黑历史的时期,谁都有写什么都很水的时期,没有人生下来就要成为大大。批斗不但没什么意义,反而还否定了别人的努力,以及过去的自己。








3)既然是白吃,既然冷得没粮吃,就不要嫌这嫌那了,吃吧……
如果实在受不了,那就自己动手产呀。








4)既然不萌哪对cp,就不要每天去关注人家的动态,不要管他们那边的恶意言论有多能跳……有时间和对方互掐,不如回来自己萌的cp这边,产粮,科普,推广。就是要过得舒服,让对方嫉妒(这人x








5)不要当圈管……不要规定别人可以写什么不能写什么,不要因为这个粮食不符合你的三观你的口味就说它辣眼睛……
这世界非常大,我已经什么play都看过了,内心简直毫无波动(住嘴








6)对什么事件发表个人看法不要带tag,不要带tag。tag严格来说不是稍微带点边就可以打的类型,我觉得个人看法更像是心情日志,是带着个人色彩和特性的,发布到tag那种公共平台就不太好了。
我以前好像也干过这事……就那个spideypool到底是哪个spidey哪个pool的事(x)现在反省,以及向大家道个歉wwww








最后一条,7)关注几个高产高质量的太太,然后不搜tag,最多一周搜一次看看有没有新太太。一切就都解决了,拍手。








如果再想到啥,就再写写(





人生十大错觉

在下唐祇,有何贵干?:

说的真对........


scp-009:



绝望地笑了




零·欠债不还·晨:







唉:-(








加班进行中的宫保鸡丁:















浑身都疼
















熙宁:































于我心有戚戚焉。
















贰半半:































1.我两小时内能写完这篇文。
2.我今天能写完这篇文。
3.我这周能写完这篇文。
4.我这个月能写完这篇文。
5.没写完这篇文我绝对不会开新脑洞。
6.我这个月都不会再开新脑洞。
7.我今年都不会再开新脑洞。
8.我这个月能写完以前开的脑洞。
9.我今年能写完以前开的脑洞。
10.我填坑的速度一定能追上开坑的速度。










































在下唐祇,有何贵干?:

dd,嗯..转发过来用来告诫自己的(。ì _ í。)


墨宝:



dd,这篇我不删




盐罐子: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写同人写到自我膨胀的作者都是脑子进水。








我的文笔我的故事顶多值10个热度,能有100个热度10000个热度是因为我写的是同人,90%的人是冲着原作冲着CP来的,不是冲着我来的,这点清醒认知起码还是要有的吧?








某些作者当真是资历越老脑子越糊涂了,长期被粉丝捧得飘飘然,不晓得自己在写什么了。真以为自己的文值100个热度1000个热度,以为不管写什么都有人买账。








想知道自己值几斤几两,不妨换个马甲去写篇原耽看看有几个人气。








那些平时喊着“大大你写什么我都喜欢”的读者,言下之意是让你多写点这个CP,不是真的你写什么都行,同人作者就不要妄想拥有“脑残粉”了,没有的,不存在的,人家都是想看CP来的。你不写CP,成天夹带私货,人家掉头就走了。








想放飞当然可以,免费产粮的作者不吃谁家大米,吃了免费粮的读者没资格歪歪唧唧。但一边希望受欢迎,成天要热度要读者反馈;一边又不想迎合市场,不参考读者的反对意见。世界上哪有这种两全其美的好事。








不要太自以为是,不要以为自己写作技术很高超,不要以为自己创造的原创人物很可爱。哪怕你的故事真的很好很精彩,那也是因为原作角色本身就足够有趣,才支撑了这个故事。没了原作我们什么都不是。不要把原作的魅力误当成自己的魅力,这是同人作者应有的自觉。
























虽说忠言逆耳苦口良药,但知道你听不进去,我就不到你面前找不痛快了。








写出来也不过就是实在不想憋着。








与诸位作者共勉。
























--------6月28日补充内容--------
















这两天收到了很多人的评论,补充说明一下:








这篇随笔是我以一个写手的身份,站在同人创作者的角度,写给诸位同僚的话。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作者场合。写的是同人作者如何自处;是同人作者怎样看待自己;与读者觉得作者厉不厉害没什么关系,也不相矛盾。所以从读者的角度来说“我觉得XX作者就很厉害啊我愿意做她的铁粉她就算写原创也超棒棒”这种话,在这个场合说其实是错过焦点了。








其二,最初写这个确实是因某位作者有感而发,但最后写出来的内容并没有针对谁。大家都是创作者,也许今天我还能站在这里说得头头是道,明天我也会迷失自己,会成为别人笔下的谁谁。每个同人创作者都需要保持清醒。这些文字写给每个愿意自省的人。没必要去猜测我在指责谁——更不要在这里意有所指的艾特谁(艾特的我都删掉了)这种行为只会让这件事变质。








第三,这篇文可以在lofter内转载,不需要跟我要授权。转载到其他平台请提前告知我。谢谢。
















ps:不要因为这篇文章fo我啊,我只是偶尔有感而发写了这个东西,不代表我的水平有多高,我也不是啥文坛巨匠,一个路人写来警醒自己的浅见而已。你们如果觉得有点用就看看,觉得我是胡说八道不妨大笑一声扬长而去。








我平时just写写辣鸡相声文,而且我写的CP你们也未必关注,fo我没意义啊( ;´Д`) 你们fo我弄得我鸭梨好大。





如何成为一个写手

在下唐祇,有何贵干?:

口罩:



蹈海:














全文仿写洛丽摩尔的《如何成为一个作家》,好的归她,糟糕的体验分享归我。







































有一天,你开始写东西。








一开始你写的很糟糕,你的经验来源你小学初中看的一些书,这些书良莠不齐,你的根暂且长在上头。你开始写。在这段时间里,运气是你的主要导向,你可能会被嘲笑、贬低、指出错误,你气的发抖,并且发誓再也不写,你决定去学习,去打篮球,去弹钢琴。这都是非常幸运的,你成功从写东西这个死胡同逃生了,未来你会成为律师,篮球运动员,钢琴家,你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逃过一劫。








契诃夫说,任何头脑健全的人都应该千方百计回避写作,你痛哭一声,只恨看这句话看的太晚了。








如果你没有被伤害的太深,因而继续写,你会进入一个新的世界。在这段时间里你依旧是懵懂无知的,你能看出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但你分不清自己好不好。这是所有最初进入这个领域的人共同的困惑。我只有一句话想对你说:如果你对自己感到满意,如果你是因为受欢迎,而非看明白自己写什么而感到满意,你就完了。赞美可能是你最初的动力。你平凡无奇,扔到现实里任何一个人群里你都不是黑羊,写东西使你产生了一种奇特的自信,一种与众不同、高人一等的非凡感想。你为自己比他人更细腻的心灵和眼睛而感到自豪。这时候你远远没意识到,你将会因此感到最深重的痛苦。








你继续写。








你写的比原先好了,这时候的你开始感到焦虑,因为受欢迎和赞美已经不足以填补你的困惑。你读了很多书,再久一点时间,你开始什么都不读,你以为这可以让你脱身,但其实并不。你开始思考一些你原先不会思考的问题。你意识到那些赞美依附着的是别的一些东西,如果你写同人,它就依附原作,如果你写日记,它就依附着共情,如果你写原创,它就依附着你的读者从你身上汲取的爱;但你其实并不能理解她们在爱什么,你写了它们,但它们不属于你。








你发现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属于你。你在思考着这个问题,更悲惨的是,你意识到你的写作能力甚至还不能达到这个问题所在的层次。你开始怀疑几年前的你究竟是为什么会如此轻易就能获得快乐和满足。








你写两个人,或者写很多人,写他们的爱他们的恨他们的快乐和痛苦,你寄托一部分在他们身上。一开始你不会发觉你精心搭建的这个故事有多糟糕,不要紧,很快你就会发现了。你越聪明,越敏感,它就来的越早。








你崇拜或喜爱一两个作者,你从她们的作品中感到了敲在你灵魂上的颤音,你试图了解她们的生活:是什么让她们与众不同?并且这样叫人喜爱?你会发现她们其实也是个普通人,你以为她们已经足够优秀,足够高,并且这个能让她们感到一部分安宁,但事实上她们也在每天为自己的糟糕感到痛苦。而在这之上还有更多更深的痛苦。








你暂且停笔了,你开始回首往事,你开始想到第一次动笔的自己。你的心里不可抑制的诅咒那个自己。








干嘛不去当个律师呢?是不是?








你开始试图封笔,逃走,你删除你的帐号,你的文章,你的微博;你开始去学习,去打篮球,去弹钢琴,你迫切的想去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但没多久,你就发现你又坐了回来,你又开始写了。








你意识到了自己已经失去了粗钝的保护壳,外面的世界于你而言太危险了,太油腻了,太难以忍受了。你已经习惯了用写来抒发感情倾泄痛苦,你不懂在此之外的方式,你发现你被写困住了。而你最开始只想完成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而已!








你的心在呼号:去你妈的生活。








偶尔你依旧会因为赞美和受欢迎而感到快乐,但那也非常短暂,抵不上你写完后五分钟就会感到的失望。你的读者并不能理解你,你养花,她们赞美花,可那和你究竟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是在养你自己。你明白了:一个缺陷的自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意识到了这一点。








对于那些仍旧能够因为赞美和受欢迎快乐的人,你既不感到轻蔑,也不羡慕,你知道迟早她们会明白的,从这个世界得到的快乐俞多,被追回的债务也就同样。








雅俗共赏,你咀嚼这个词语,知道自己还很远,甚至可能永远都达不到。那又怎么样?你想,都这样了,还能怎么样?你已经很糟糕,无所谓接下来要往哪里前进了。反正你也只会这个了。你因此感到痛苦,也因此感到快乐。那是这个世界之外的人所不能触碰的快乐。








你开始写。





























我曾有过一个朋友

如梦曾梦:

wj,作为一个分享了你的秘密的人,我希望你能快乐.


迪泽:



格瓦拉:







Laceration:















我曾有过一个朋友。
我们从初中到高中都是同学,高考结束之后,他对我出了柜。
当时的我并不是很吃惊。一方面是我对耽美文化的接受程度很高,另一方面是他的性向解释了很多事情……比如他对女生的态度。说来有些可笑,早熟的他成功掩饰了对心仪男孩的迷恋,却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在女孩面前有种近乎冷漠的泰然自若。
说出秘密之后,他仿佛松懈了下来,我们各自去读大学,友谊照常运转,只是多了一些交流。那时他很喜欢看校园耽美小说,我给他推荐了很多他也不满足,大概是为了弥补自己青春的遗憾吧。
只是随着时间推移,我们的联系越来越少,慢慢发展成除去逢年过节问候,只有找对方帮忙才会联系的程度。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即使一年也只见一次面,我们的相处模式仍然不变。
直到去年的某一天,他在聊天软件上找到我,粗略地寒暄之后,向我提出一个请求:
他想要和我形婚。
















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个玩笑。
所以我发了几个表情揍他,然后告诉他我是直的。
可他不是在开玩笑。
他告诉我,虽然他的父母都知道他的性向,甚至见过他的男友,但外公外婆年纪太大,无法接受……这样那样,无比牵强的理由。
我当时的感受是……没有感受。
一种隔岸观火的全然冷漠驱使着我和他交谈,无视了他的请求,我直接问他,结婚是摆酒还是领证?工作的事情怎么办?男友怎么想?婚前财产要怎么处理?婚后是否一同生活?
他很多问题都无法回答,只是不断向我倾诉痛苦,并不断向我寻求帮助。
我一面从他的回答中寻找着漏洞,一面慢慢地体味到了被朋友背叛的悲哀,那是一种并不激烈的,寒冷的情绪。
我一面对他现在的情况做着判断,一面禁不住回忆起了我们的过去。认识了十年,从灰头土脸的青春期到仍然狼狈的现在,我回忆起我们一同走向教室,回忆起我们一同在学校后山喂野鸭,回忆起老师以为我们早恋而含沙射影的谈话,回忆起他出柜时强行掩饰着惊慌的表情,回忆起他大学放纵自己的时候我为他报名了防艾讲座,回忆起他终于鼓起勇气向自己十六岁喜欢的男生告白……虽然失败,也被那温柔的男生安慰,我回忆起一切结束之后他在电话里带着哭腔的声音。
我们互相陪伴了十年,我大概是他第一个如此信任的朋友。
然而他还是想把我拖进同妻的深渊之中。
















同妻这个词,相信大家并不陌生。
到微博,知乎,甚至百度进行搜索,你会发现很多很多触目惊心的新闻和研究。但我并不是旨在抨击骗婚,也不是想探讨中国同志群体的生存状况。我只是想……直到现在,我仍然想要帮助他。
可我帮不了他。
我体会到了他的痛苦和恐惧。不管网络上腐文化如何盛行,不管又有多少国家通过了同性结婚法案,我们身边大多数的人,还远远不能接受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同事,甚至一个陌生的明星,陌生的政客,是同志。
失望,愤怒,断绝关系,甚至送去电疗,这种错误的对待方式还大范围存在。我的朋友,他所谓的被父母接受,是真的吗?又或者,形婚甚至骗婚……是他父母的授意?
我完全能理解他的痛苦和无奈,但我还是非常明确地拒绝了他。
















考虑到他一时无法扭转的道德观念,比起晓之以情,我尝试着动之以理,我告诉了他一些形婚却产生感情,最终拆散两对同性情侣的案例,还有更过分的,形婚中“妻子”用“丈夫”的“出轨”证据来打离婚官司,抢夺财产……我暗示他,如果有利可图,一个不爱你的女人怎么对待你都是有可能的。
他果然退缩了。
他一边退缩,一边受伤地问我——你也会背叛我吗?你明明是我的朋友啊。
看到那句话,我突然明白,他已经再也不是我的朋友了。
我无论如何也原谅不了他,尝试着,把自己都不想要的命运,塞到我的手上。
时至今日,我仍然感受到他的痛苦,我仍然同情,怜惜他。
但我再也不会信任他了。
就在那一刻,我彻底地失去了他。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关系就结束了。我把他放到了……熟人,同学,总之仍然是可以联系的位置。我仍然会帮他的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然后我也会因为他陷入痛苦的思考……如果他真的走上了骗婚的道路,如果我收到了一张请柬,或者听到了什么消息,我是否该为他的妻子做些什么?
我该如何做?
……只希望,这一天永远也不会到来。
在这里,我忍不住要做一些可能听起来并不愉快的警示。就拿我的朋友举例,他外表朴素,作风踏实,工作稳定,看上去无论如何都不像我们在艺术作品中阅读到的那种“攻”或者“受”。但他天生的取向决定了,他只爱男人,只爱男人的身体,他永远也不会去爱女人,身或者心。
所以,如果你遇到了这样的一个男人,请不要被他蛊惑。
他永远也不会爱你。
而没有爱情的忠诚,听上去难道不像个玩笑吗。
没有忠诚的婚姻,听上去还不够危险吗。
如果,你爱上这样一个男人,你忍不住想要改变他,想要成为他的妻子……请静下心来想一想,爱情也好,需求也好,一开始他就无法给你的东西,难道会在你逐渐老去之后凭空诞生吗。
如果,你也有这样一个朋友,你忍不住想要帮助他,想要成为他的避风港……请静下心来想一想,法律也好,舆论也好,你真的能全身而退吗。你又该怎么确保,他不会伤害你呢。
就像我的朋友,我不知道他能从我身上获得什么样的便利。我只知道,他从头到尾都只考虑了自己。他从头到尾,就一丁点都没为我想过。除了一句轻飘飘的,“你不是单身主义吗?”。
这还是,两个拥有十年友谊的人。
















大概是到了深夜,人的思维尤其活跃的缘故,我不可避免地想起他。
今年的春节,我们没有给对方拜年,默契地相互避开。
我不知道他心中是否有羞愧和懊悔。
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我对他的坚决和……同情。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多年前的某一天,学校里下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
我带了伞,在屋檐下撑开,并叫他一同躲在伞下。出于青春期某种奇怪的自尊,他拒绝了,自己昂首挺胸地走进雨里,我翻了个白眼跟在后面。我看着他慢慢被淋湿,只觉得幸灾乐祸。
















而现在。
我是无法让他到我的伞下来了。
















End
















2017.3.11
















#出于各方面的考虑,本文只接受lof站内的转载,不接受转载自其他平台,敬请理解。












混圈的禮儀

眼睛:

1.尊重彼此的cp向。


2.不要因為熱度硬要打對家的Tag。


3.為喜歡的寫手/畫手留言前至少先搞清楚人家的cp向。


4.催更的時候,與其說抱怨的話不如說打氣的話。


5.轉載別人的東西前先跟人家詢問授權啊喂!


6.給予彼此基本的禮貌,你今天眼裡的小透明,明天可能是你抱大腿都來不及的大大。


7.雖然被當成大大很爽,但是勿忘初心。不要敷衍自己,敷衍別人。


 


希望大家都能遇到真誠相待﹑互相尊重的好伙伴。(●´∀`●)




*****


謝謝大家的回應。


就算做自己喜歡的事也不可能只有開心的事的。但是,不要被那些壞事情影響。


只要我們堅持,誰都不知道我們可以走多遠。

猫与麻雀(脑洞中淡淡的一口刀)

脑补了萨拉查和小麻雀....Hshs!

璃火:

猫躺在地板上,半眯着眼睛茫然地看着窗外。


猫直着身子坐在窗台上,黝黑的眼睛直愣愣地看着窗外。


猫趴在窗台上,睁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窗外。


而窗外,在云朵之下,在纱窗之外,一只小小的麻雀啄食着不知从何而来的米粒。


麻雀扑棱着棕褐色的翅膀,活泼地跳着,接着又停下来,也是直愣愣地一眨不眨地看着天。


麻雀的眼睛里倒映着整片天空。


麻雀的眼睛里没有猫,哪怕一只。


猫趴在窗台上,轻轻叫了一声,麻雀没有听见。


猫悄悄翻了个身子,又小声、又似乎刻意要搞出一点动静。


麻雀跳了起来,啄向另一颗米粒,是浅黄的小米。


猫看不见麻雀了,猫用更大一些的音量再一次叫了一声。


麻雀没有出现。


猫挠了挠纱窗。


麻雀没有出现。


猫再次对着窗外叫了两声,明亮的眼中有些期待的神色。


一对棕褐色的翅膀扇动了几下,彻底消失了。


猫趴在窗台上,睁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窗外。


猫直着身子坐在窗台上,黝黑的眼睛直愣愣地看着窗外。


猫躺在地上,眯着眼睛,茫然地看着窗外。

淹死的鸥鹭:

一直以来,谢谢大家了❤️。


盐罐子: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写同人写到自我膨胀的作者都是脑子进水。




我的文笔我的故事顶多值10个热度,能有100个热度10000个热度是因为我写的是同人,90%的人是冲着原作冲着CP来的,不是冲着我来的,这点清醒认知起码还是要有的吧?




某些作者当真是资历越老脑子越糊涂了,长期被粉丝捧得飘飘然,不晓得自己在写什么了。真以为自己的文值100个热度1000个热度,以为不管写什么都有人买账。




想知道自己值几斤几两,不妨换个马甲去写篇原耽看看有几个人气。




那些平时喊着“大大你写什么我都喜欢”的读者,言下之意是让你多写点这个CP,不是真的你写什么都行,同人作者就不要妄想拥有“脑残粉”了,没有的,不存在的,人家都是想看CP来的。你不写CP,成天夹带私货,人家掉头就走了。




想放飞当然可以,免费产粮的作者不吃谁家大米,吃了免费粮的读者没资格歪歪唧唧。但一边希望受欢迎,成天要热度要读者反馈;一边又不想迎合市场,不参考读者的反对意见。世界上哪有这种两全其美的好事。




不要太自以为是,不要以为自己写作技术很高超,不要以为自己创造的原创人物很可爱。哪怕你的故事真的很好很精彩,那也是因为原作角色本身就足够有趣,才支撑了这个故事。没了原作我们什么都不是。不要把原作的魅力误当成自己的魅力,这是同人作者应有的自觉。












虽说忠言逆耳苦口良药,但知道你听不进去,我就不到你面前找不痛快了。




写出来也不过就是实在不想憋着。




与诸位作者共勉。






【楼诚衍生】地主和财主家的儿子凑一对

安格尼斯:

城南地主家,良田万亩,家有大少年方二八,惩奸除恶乐善好施,人称京狮小霸王。

城北财主家,家财万贯,亦有大少二十弱冠,风流倜傥博古通今,人称玉面俏公子。


春日里,天光正好,城外的高山流水响叮咚,城内的小霸王红衣骏马乐逍遥。

秦淮河边,酒肆林立,俏公子凭栏而坐,小酌一壶清酒,琼浆玉液压不下心中炙热,闹市中那一点红,刺成了心头的朱砂,滋滋灼烧着。

咔嚓一声,杯盏碎裂。

弹指间一阵劲风划过,不远处,马嘶长啸。

凌乱的马蹄声,沿街的惊呼声,由远及近。

马受惊了!!!

俏公子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纵身一跃,翻栏而下,白衣飘飘。

小霸王伏在马背上,颠得七荤八素眼冒金星,他就不明白了,原本这马骑着悠哉哉的逛街,怎么好端端的就惊了呢!?

小霸王怕踩踏了无辜平民,一路伏底身子,扒着马跑出了城。

眼瞅着烈马难驯,正要被掀下马背,眼前一道白光,小霸王的身子被轻轻托起,揽进了一个香喷喷的怀抱。

我这是升天了?!

小霸王惊瞪着圆眼,他转过头,身侧揽着他的人……这不是财主家的俏公子吗?!!!

哎哟怪怪!这侧脸,这线条,这鼻子……一缕黑发撩过鼻尖,阿嚏!!!

小霸王一个炮仗,破了俏公子的轻功,双双掉落谷涧溪边,白衣红衫滚做一团。

美色在怀,小霸王只听见自己心跳隆隆,身下这脸正面看着大了点,但依然俊美极了。

一阵天旋地转!

红杉被白衣压在了身下,四目相对,青山绿水间蝴蝶翩翩,耳边莺声婉转,远处泉水淙淙,正是一年好时节。

阳光晃着神儿,鹿眼流露出羞怯,呢喃着道谢。

俏公子满心欢喜,却问道,如何报答?

【报答?】

小霸王慌着想要坐起,蓦地才发现,自己的细腕子被捉着压在草地上,俏公子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像看着一块香喷喷的红烧肉!

【以身相许如何?】

【蛤??】黑影压下,地主家的小霸王慌神儿的闭起了眼,【唔……】

天光无色,如坠云雾,绵软无力……芊芊玉手拽紧了,指间夹着几根绿草。

这……这算啥?咋就耍起流氓来了?要不是看你长得好,老子早揍你了!

小霸王俊俏的脸蛋比他的红衫还要红,娇艳欲滴的红唇闪着水润光泽。

再睁开眼时,白影一闪,哎?!人呢?!

财主家的白衣俏公子没了影儿!

这算啥?吃完豆腐就跑路?!

小霸王茫然四顾,心里落了空。

马儿撒够了欢儿,吃饱了嫩草,笃笃回到了小霸王的身边。

红衫牵着骏马,一路踢着小石子儿,踱步回城。


想不到财主家的儿子这般帅气……武功还如此了得……我咋就没这身手呢……

小霸王愁眉紧锁比划了两下,没劲儿!踢翻了一颗石子儿。

我可以向他请教!这样便又可以见面了!

他家住城北,我家住城南,不远!这主意不错~

小霸王的脸蛋儿上露出了得意自夸的笑容。

白衣还真好看,下次我也换一身白衣……

小霸王痴痴的笑了。

小红马,小红马,他刚才为什么亲我呢?你说他是不是中意我?

小霸王露出了迷惑的神情,指腹摩挲着自己刚才被亲的唇。

是中意了我才亲我吗?

啥叫以身相许来着?他会不会是开玩笑的?

小霸王皱起了眉头,想不明白。

中意我,为什么不告而别呢?

怎么感觉像逗我玩儿的呢……

春日里的午后,一场邂逅,乱了小霸王的心。不远处的大树上,那一袭白衣坐在树干上,借着绿荫的庇护,跟了一路,看了一路,他心爱的小霸王,时而傻笑时而愁思,直到夕阳西下才进了城门。


第二天一大清早,小霸王便被家里的吵闹声响给弄醒了,出了房门,下人们的脸上都洋溢着欣喜,纷纷向他道贺恭喜,圆圆的鹿眼里满是不解,揪住了一人问道,才知是财主家来提亲了!!!

偌大的厅堂里,被几十口箱子的彩礼给淹没了,里面各种金银钱两,锦缎布匹,奇玩异宝……

【娘啊,这些都是干啥呀?】

【哎哟!娘的傻儿子哟!人财主家的儿子给你的聘礼!你要嫁人啦!!!】

【蛤!!??】

完了!真要以身相许了?!

想想还有点儿小高兴呢……成亲?成亲!好激动啊~


消息很快传遍了十里乡亲,城南地主家的小霸王和城北财主家的俏公子要成亲了!

小霸王一身红衣换成了喜服,盖着红帕子坐在喜床上。

门外传来喧闹声,然后吱呀的开门声传来,俏公子来了。

小霸王放在腿上的手紧张得握成了拳,想起那天满目翠绿的吻,如今满目喜庆的红,他的心跳越来越快。

一杯小酒出现在眼中,小霸王正紧张得口渴,心想俏公子还真心细,接过酒杯就是一口闷!

四周传来窃笑声,俏公子低沉好听的声音传来,【这是合卺酒,要交杯喝的……】

然后眼前又出现了一杯小酒,小霸王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俏公子的手臂绕过他的,两人肩抵着肩,举杯齐眉一起喝下了合卺酒。

俏公子坐在他的身边,喜娘把他们的衣摆打上同心结,便离去了。

俏公子拿着喜秤挑起喜帕,朝思暮想的红脸蛋出现在眼前,烛光的印衬下,小霸王一双圆溜溜的小鹿眼羞怯怯嫩生生的看向他。

两人对视后,不约而同的笑了。


铜勾上的三层红帐被放下,雕花的大木床发出吱呀的声响……

【哎哟!我屁股下是啥呀,硌到我啦!红枣?花生?那么多!】

咔嚓咔嚓,账内传来剥花生的声音……

【饿死我了!我都没怎么吃饭!】

【……………】

【你不吃吗?】

【这些不是吃的……喜娘没教你洞房花烛夜的事儿?】

【太无聊了,我才不学呢!这还要学?咋啦?】

【没啥……我教你……】

大红喜烛冒着轻烟,俏公子剪了烛心,小霸王正在喜床上喝小酒啃烧鸡,打了一个饱嗝。

俏公子在盆儿里投了毛巾,递给小霸王,【吃饱了?】

小霸王擦擦脸,点点头。

红帐再次被放下……

【哎哟……】

【又怎么啦?】

【啥又硌我屁股!】

俏公子轻笑,【你摸摸看~】

热热的烫了手,小霸王吓得羞红了脸,往喜被里躲去。

红帐轻轻抖动着,里面传来小霸王扭捏嗫嚅的声音,大红的喜服被推到床边,挤着挤着,掉到了床下,接着一件又一件,分不清是谁的。

【哎哟……】

【疼?】

【好凉……】

【马上就热了……】

【唔嗯……嗯……】

【放松点!别闷着脸了~转过身来!】

【不要!】

小霸王拒绝得很果断。

俏公子笑着把小霸王掀转过来,谁知转过来个枕头!

小霸王死死抱着枕头捂着脸,俏公子失笑。

红帐中飞出来一只大红枕,远远掉到了窗台下。

小霸王只能用手捂着脸,然后他的腕子又被捉住了,这次被压到了鸳鸯戏水的喜枕上,俏公子看着他还是那天看红烧肉的表情,只是这次他俩都光着了。

肌肤相亲的感觉,俏公子还是香香的味道,而自己……烧鸡味……

【哎哟!】

【又哎哟啥呢?】

【疼……】

【忍忍,马上就不疼了……】

【疼疼疼!轻点儿!】

【别紧张!】

【~~~~(>_<)~~~~疼啊!】

【亲亲就不疼了~】

大床发出有节奏的吱呀声,摇晃间,一个小物什掉了出来,啪嗒一声打着圈儿滚落在地上,是空了的脂膏小罐。

【叫相公!】

【相公……唔……啊啊!】

【乖~】

【相公慢点……啊……啊……】

花烛渐渐燃尽,月亮羞答答的离去,天色微明。

床帐晃了一夜,内里传来小霸王嘶哑绵软的泣音,【相公,饶了我……呜呜……】

【叫你家相公的名字~】

【凌远……】

【然然今天过后就是大人了~】

【啊!啊……】

俏公子哄着哄着,两人又缠绵到了一块儿去。

足足弄了三回,俏公子才放过小霸王。

喜床上一片乱糟糟的,小霸王玉体横陈在凌乱的锦被间,眼角夹着泪花儿,倒头就发出了呼噜声。

俏公子把他心爱的宝贝搂进怀里,亲了亲红鼻尖儿,亲了亲宽额头,亲了亲小鹿眼,亲了亲翘下巴,亲了亲细锁骨,又看了好一会儿,才不舍的闭眼,相拥睡去。

一觉醒来,日上三竿,床帐内凌乱不堪,凌远穿着亵衣亵裤挂起红帐,李熏然还卷在被子里羞着不肯出来。

凌远打发了下人,拿了衣衫过来亲自伺候李熏然穿衣。

和初遇那日一模一样的白衣红衫,被子里伸出一条细胳膊,爪子伸向了白衣。

凌远一把抓住李熏然的爪子,握在手里,【那是我的衣服~】

【小气鬼……】李熏然抽出自己的手,复又伸向红衫,刚要拿起,又被夺走了。

【穿我的白衣吧~】

凌远扯着被子,扯了两下,李熏然才堪堪松手。

亵衣亵裤,中衣外衫,一件件给李熏然裹上,都穿完了,李熏然的脸蛋才恢复常色。

白衣印衬着李熏然的红脸蛋儿更红了。凌远给自己选了一套绛色的衣衫。

坐在床边晃动脚丫子的李熏然,看着凌远蹲在床下给他套袜子穿靴子,穿完他迫不及待的站起身。

【哎哟!!!】

腿像棉花,软啊!

这声哎哟真是可爱得紧,凌远笑着,手上穿过李熏然的腋下抱着他站好。

外面下人催了好几回,快误了去请安的时辰,幸好凌远早吩咐了软教在外候着。

跪下奉茶的时候,李熏然头重脚轻差点儿一头栽倒,幸好身边的凌远扶了一把。

四周传来窃笑,李熏然羞得满脸通红,低着头高高端起茶杯敬给高堂。


三日后回门拜亲,李熏然想起了那匹促成自己姻缘的小红马。

马房里,李熏然拿着大毛刷给他的小红马刷刷。

【小红马啊小红马,谢谢你~嘿嘿~我成亲啦~我相公家是城北的大财主,府里可大了!要不我把你一起带过去吧~……咦?!这是啥???】

小红马的小腹上有一小块毛毛秃了!

李熏然仔细看了看,掉毛的地方平整光滑像是齐刀削去,他在那地儿轻轻按了按,小红马吁了一声,蹄子踱了两步……李熏然想到凌远那厮在床上让他叫苦不迭的指上功夫……

【靠!财主家那个坏儿子!!】

【哟!地主家的傻儿子,又在骂你家相公呢?】

声音是从房顶上传来的,李熏然一抬头,他的相公,城北大财主家的儿子,凌远正在屋顶上一脸笑意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