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海拉我是神

英国校长

解宁:



纯个人看到一点微小LOGAN剧透后产物,不想看到请略过,打扰了。


















我喜欢的cp,最终都会背着四十米长大刀来找我。 ​​​









普天之下自有一条公理:但凡英国校长,必是有一双蓝得惊人的眼睛。他们必有一位超能力的老妹儿,然后必谈一位德国男朋友。

这位德国男朋友,须得有一颗怼天怼地的心,且有怼天怼地的能力。他们和校长们青春无边,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他们从莎士比亚谈到建国伟业,浓情蜜意然后呜呼哀哉。

他们必有一场轰轰烈烈的分手,分手后必明枪暗箭互相倾轧,你带你的黑暗大军,我开我的英伦大学。黑白配,男神都登对,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飞越乞力马扎罗都要打架打到累。管你是玻璃房还是高塔尖,前男友关进去,那咱就是江湖不见。

然而,凡是英国校长的前男友,必有觉醒之日。曾经想征服全世界,到最后回首才发现,这世界滴滴点点真的还全部真的是你老人家啊我的妈呀。


只不过,思君令人老,轩架何来迟?英国校长,现在看来还要加一条:他们必是晚景凄凉。当你老了,手脚残了,当年爱恨,让它停吧。你最终随了我,那不过是后话了。


所以,趁着青春年少,趁着大好时光,让EC把该做的饭做了,让GGAD把该选的角儿选了。这才是顶顶要紧的事儿。

其他一切,能说定呢?


唉,一切尼采式的命运轨迹!需要有尼采式的终局。我有酒,一起灌,别出声。 ​​​




以前的我觉得:英国校长这个梗真是玩不腻……忒好玩..... ​​​

现在的我只想:我不玩了可不可以,我自己要被玩儿死了。

两位英国校长全线BE我觉得还是有点超过了。德国男友们全线蹲大牢子了是吗😃 ​​​




看朋友们谈LOGAN这阵势我真的怕,又很爽。觉得他们是理应这样的,又很不想。



@SmokedShark和我探讨了一下,发现我们俩的虐点:




“我们知道是BE,但是这个BE太新鲜了。”




跟刚打捞上来没撬开没挤柠檬还吱吱喷水的新鲜生蚝还有海胆一样新鲜。




我们从接受到消化一个BE大概需要十年吧,然后可以考虑往这个BE生蚝上盖蒜蓉还是塔塔酱。比如GGAD,结局太熟悉,强乐还无味,不如嚼嚼玻璃渣,吃吃刀片更健康。




但是还喷着水的生蚝,放进嘴里还会动的,吃着还是会流下生理性泪水的啊。 








我想了想,目前最虐我的不是拆cp,不是丧失能力,不是疾病缠身。

而是教授没有钱。教授没有钱。

我真是一万个心痛,无法言说,难以言表。 ​​​




变老即是:我们将人生中的不确定项,一一经历、一一剔除;然后以过来人的姿态,淡笑点拨小辈的青春烦恼。

但如果你是个经历万千,却沉默不言的老人家。笑道天凉好个秋的时候,你究竟在想什么呢?




年幼的查尔斯,对那个赤身裸体、胆怯同如野猫的小女孩子,友好地伸出手:

“我们家有很多食物,你尽管放开肚皮吃吧。”


可在他的晚年光景,连食物他可能都得小心地省着吃。在他困顿的、最后的暮年。

我一个捂住心口。 ​​​




我对教授顿生万般怜柔的时刻,的确是那著名的海滩分手。他躺在万磁王怀里,整张脸孔委屈如同话筒被夺走的胖丁,而他的眼睛不需要剪刀手做任何调色就已经蓝得惊人。




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电影中,哈里斯爷爷饰演的邓布利多坐在哈利的病床边,眼睛朝下,对那小小的男孩子说:“Love, Harry. Love." 他的眼睛是浓郁又透明的蓝,仿佛有人把南半球最清澈的海床水凝起来,炼成了那老去的蓝色眼眸。




后来我想,我大概对任何能让我联想到海洋和天空的蓝色,都怀抱一点隐秘的绝对温情。 ​



他们曾经那么漂亮骄傲,闪闪发亮;站在群山之巅,恍如世界之王。


命运矗下巨石。他们意气风发,满怀年轻力量欣喜,迎头向前冲去。此后痛快也后悔,后悔亦痛快。淋漓生命,淋漓去死。此间比肩,你我二人而已。


你将紫色藤萝攀摘,我将它编做花冠;
如同夏日为你加冕。
我试图偿付金色的苦难:
为屠戮,为你身后尘土宁安。
而你甚至不再看我;你甚都不能够再看。



It's been a long day, without you my friend, and I'll tell u all abt it when I see you again.

We've come a long way, from where we began, and I'll tell you all about it when I see you again.

When I see you again.




评论

热度(662)

  1. 杂酒解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