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海拉我是神

【Gradence】五十度黑之《大开眼戒》01 --- 男人男孩

摩城魅影:

第一次写暗巷组啊啊啊啊!


不知道拿捏得分寸对不对!!


紧急 @口罩 太太!!!




无码链接在此:


http://ww2.sinaimg.cn/large/a15b4afegy1fdcujnjndbj20c83rm0wa




《大开眼戒》




 




序幕:




他不该来这儿。




在黄栌和芍药的后面,丝绒的幕帘,在座的,都是有头有脸。




然而,这里就是做有头有脸的人的生意。每个人的秘密,秘密,或许,最底层的内心的暗巷中,每个人都有秘密。




秘密会延展,压抑着本性,最终释放,寻找方向,如泄洪般的黑烟。




权利的渴望,肉体的欲圌望。




性与罚。




 




再没别的了?




 




一.男人男孩




 




男人戴着手套,侍者顺着他的扣钉看过去,显赫的家族,安哥拉绿宝石。点燃一根香烟,雾气升腾,紫醉金迷,凭空升起染指上帝的云梯,似乎他抬抬手,就能够到耶圌和圌华的脚底。那里,曾经是守卫的路西华金色的六翼。他还未曾被打下何烈山,往下凝视,侍者回过神,路西华正在望着他。




  男孩。




  路西华。




至少,在这里,他的名字,带着噱头,大开眼戒。




 




 “路西华。”领班再叫,侍者回过神,拽了拽巨大的蛋糕玻璃罩下面,带着面具的男孩。




面具是黑蕾丝制成的,路西华男孩身上披着黑丝缎半透明长袍,黑丝缎上是血一般大片大片开放的玫瑰刺绣。




  男人点点头,路西华被带到他面前。




  大厅熙熙攘攘,声色犬马,推杯换盏之间,侍者回过头望着那个男孩把手放在男人的伸出的手掌上,男人吻了吻他的手背。




  绅士般的开场,男人戴着金丝面具,位高权重,有型有款。




 “带走,多少钱?”




  领班撇撇嘴:“先生,您只能在这里享用,我们不打包,对其他客人来说,打包不安全,您懂规矩。”




 “我听说路西华可以接受任何条件……”男人拽着男孩,让他坐在大圌腿上,勾起他的下巴,男孩是美丽的,最美的生物总是有惊人之处。




  领班得意地挺直腰板,看上去就像晒干的竹条反方向弹开,戴着眼镜的蓝眼睛,眼白多于眼眸,畏光地缩紧瞳孔:“他可以吞下格里高利·叶菲莫维奇·拉斯普京。”




   男人要的不是这种答案,他转而望着彼畔黑丝后面的黑色眼睛:“告诉我,你是否容易受到惊吓?”




  男孩的瞳仁如鳄龟捕食般缩紧,迟疑而错愕地望着正在摩挲他后背的这位宾客的脸,他闻起来像苦涩的安息香和治愈的马鞭草。男人的手指按了按他脊椎上的第五块接缝骨,男孩的思绪回到问题,全身麻痹着,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在哪里付钱?”男人并没有表示对男孩回答是否满意,转过脸扬了扬下巴,桀骜而雅致地微笑。




  男孩就这样被带进房间。




 房间的顶棚做成暧昧的犹如倒置花圌蕾的拱形,向内凹缩着,长柄灯像百合花茎向下探着头,男孩望着这盏微微散发热量的灯,紫红色的,整个房间也是暖烘烘的紫红色。




  香烟萦绕,空气中是依圌兰和洋甘菊的味道,香槟镇在床头的冰桶里,触手可及。




  男孩在被带上贩售台之前就被强迫着喂了止痛药。




特殊的止痛药,足以让他承受强度最大的折磨。




 折磨?




对,至少过去那些经历告诉他,那就是折磨。




 即便干干净净躺在温暖干爽,暗香涌动的大床上,耳边是浴圌室里传来的流水声,男孩的神经变得麻痹,止痛药的副作用之一,虚幻的酥圌麻感可以让男孩的黑眼睛更加迷离、幽婉。




 




 浴圌室的门开了。




 蒸汽像淡奶油从滑管中流出,湿气飘到了男孩的皮肤上,就像碎钻的纱丽,男孩没法不转过脸去看。




男人温柔地坐在他身边,问他叫什么,或者,接下来的事情里,该叫他什么。




 面具后的名字是秘密,房间之外的事情是秘密,接下来的事情也是秘密。




 




 “路西华。”男孩让男人失望,他的笑容如同丰沃的牛油果,吻一吻他的舌尖,不过是饕餮大宴的开胃菜,但却一样是回味连绵。




 




 “你怕疼吗?”男人用手指从他的下巴如刀般切割到他的胸口,停留在心脏处,按了按,力道惊人。




 男孩感觉竟不能呼吸了?




 




 “怕”男孩老老实实,男人的手指实在有力,他难以想象如果被他肆无忌惮地对待会怎样,然而……




  家里还有母亲,虽然对他很恶劣,还有两个等着他赚圌钱回去喂养的,年幼的妹妹……




 他只是想赚圌钱,活下去,走一步看一步。




 




 “所以……你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奇,我是不是应该把你退回去呢?嗯?”男人虽然这样说,但是抽圌出的手指,灵巧地勾开了自己浴袍上的系带。




 男孩盯着他看。




 那是紧致强壮的身体,几乎没有任何赘肉,从胸肌到肱二头肌形成如同绞绳般的肌肉,硕长的手臂和宽阔的胸膛如同绞刑架般撑开。男人看上去就像是驱魔的十字架般笼罩了这个叫做路西华的男孩。




  有着戏剧般的讽刺意味。




  毕竟,花钱的可是十字架般的男人。




 




  男孩顺服地被翻了身,他软圌绵绵的,他明白,顺从会让事情变得容易点,顺利点,快点。




  他闭上在面具后的眼睛,双手的前臂被有力地按在腰窝处,弹圌性好又结实的牛皮绳,男孩感觉皮肤被剥离了似的,有一种磨砺的灼烧感,他忍了,闭上眼,祈祷上帝保佑他。




  有着戏剧般的讽刺意味。




  毕竟,祈祷的可是叫路西华的男孩。




 




 他被托起来,男人的大手实在有力,从身后托起他,如同逾越节的祭品,男孩感觉男人的呼吸从他的腹部升腾着火龙般的热力,舌尖拂过,那种炽圌热,像尖刀开膛破肚般自下而上,割开了男孩最后保留的矜持,他拉长了细紧的声带,颤巍巍地叫了。




 气喘吁吁。




“这就叫成这样?”男人托着他,男孩偏过头,闭着眼,表情痛苦,眼泪哗哗往下掉。




 男人心疼了,他用另一只手托起男孩垂下的头,拨开他的乱发,让他面对自己。




“你使我在世的年月窄如手掌,我仅存的一切都空若无物……”




 




 男孩被深深吻住,先是试探的浅吻,从嘴角的一边细细轻啄到另一边,如同鹿儿切慕溪水。




紧接着,舌尖抬起男孩的牙齿,掠过上颚,拂过舌根,最后紧紧吸住男孩的舌尖,如同毒蛇拖拽兔蹄。




 男孩的头被压进厚实如云的被褥中,腰部似倒挂的弯月,臀圌部被迫高翘,男人望着男孩肉粉色的穴圌口。那是他重金买来的极乐园,他有权利享用男孩的身体,按照协议上的规定,他可以用任何方式使用他的身体。




  所以,且待何时?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89)

  1. AlecNights摩城魅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