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海拉我是神

绝地必须阳痿!用精神分析的眼光看待星球大战

wcayls:

大家都知道,绝地核心教导就是要保持平静,而西斯则是因为情感丰富导致的。换言之,绝地就像是抑郁,西斯就是躁狂。好吧,也许不完全——重点是,只要考虑一下神经症不能被彻底压制,只会转移成另一种表现方式,就不难想到,绝地绝对不能彻底压制感情,而是会转化为其他的症状。尤其是,要考虑到成为绝地的幼崽们有一大堆家破人亡的,必然本身带有强烈的童年阴影和潜在的神经症。这些神经症,显然不会得到发泄,而是会被压制,那么很自然地就会转移为另一种症状。


而在一切的可能性中,我认为最有可能的大概是阳痿。


这不难理解——甚至,可以怀疑光明面会有意识地将神经症转移成阳痿症状,毕竟这也更加符合他们无欲无求的要求。另外,这也会让性——或者,激情——更加让人羞耻,这种羞耻感又可以转化为负罪感,升华为责任感——道德感,之类的。不难想象,这也许是为什么绝地总是正义的。当然,道德感可能还有另一个来源,那就是来自于他们早期的童年经历——家庭变故,父母亡故,诸如此类——这在一定程度上显然塑造了他们弑父的童年经历。鉴于法律本身就是弑父者为了保证自己不会被杀死而创立的,是罪恶感的直接结果,这些弑父者自然也成为了最虔诚的卫道士,法律的保护者。


我们不可避免地,必须要来检视安纳金的例子。作为一个先天没有父亲的人,奎刚/欧比旺/绝地(原力),三位一体地成为了他的父亲。不难看出,安纳金有严重的恋母情结。然而,他被父亲角色带离了母亲身边,让母亲生活在痛苦之中。他对这个体验显然有试图逃避,症状表现为对沙子的厌恶。因为沙子会让他想起童年,还有被留在塔图因的母亲,这显然会加深罪恶感。也许,他本来就讨厌沙子,但是沙子被后来赋予的象征意义进一步加深了这种厌恶。它们粗糙,并且到处都是?是的,但这只是表面。深层次的是对没有带着母亲一起离开的罪恶感,和对导致这个结果的父亲形象的怨恨。并且,被留在塔图因的帕德梅和被带走的安纳金这个过程,本身也体现了父亲在生活结构中的绝对支配权——父亲决定了母亲和儿子所能享有的幸福的多少。这种绝对支配在后来的学徒生活中被不断强调,包括安纳金与帕德梅的感情中。这也是体现了父亲角色掌控了全家人的幸福分配。后来,安纳金母亲的死也和“父亲”脱不开干系。母亲的死让安纳金非常痛苦,并且心怀怨恨。这种怨恨在表面上看是针对杀死母亲的凶手的,然而在更深层次,显然是针对父亲角色的。父亲没有保护母亲,甚至促成了母亲的死。另一方面,父亲还运用了绝对支配权,要求/教诲他不允许复仇。于是,在这里神经症开始从潜意识里逐渐增大。


在这种情况下,任何有经验的心理治疗师都会意识到,安纳金需要发泄,而不是进一步压抑他内心的情感——而这恰恰是他的“父亲”要求他做的。事实上,他也做了。安纳金服从了父亲的要求。或者说,在接下来的战争中,他的一部分负面情绪得到了释放。他还让帕德梅怀孕了,证明他的症状尚且不算极为严重。然而随着帕德梅怀孕,父亲形象与安纳金之间的对立也越发强烈了。尤其此时还有帕尔帕廷的引诱,很容易想象安纳金此时遭受的巨大的焦虑和内心冲突。自我与超我(绝地原则)之间的冲突越发强烈。最终,冲突被躯体化地表现了出来——极有可能的——阳痿。


这种新的症状显然让安纳金非常羞耻,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在穆斯塔法他对帕德梅如此残暴。或许,他将责任转移到了帕德梅身上,潜意识认为是她导致了他这种羞耻的情况。更多的责任显然在父亲形象身上——绝地的教条导致了他的境况。同时,阳痿还起到了压抑享乐原则使之不得不屈服于现实原则的作用,而这种屈服显然进一步加大了内心的冲突。在这种前提下,岩浆中的战斗显然就可以理解了。冲突爆发了,理智屈服于情感。负罪感不再带来道德感,而是成为复仇的驱力。爱欲屈服于死欲,弑父的冲动占据了主导地位。这场战斗不仅是针对“父亲”欧比旺,更是针对作为父亲的整个原力光明面。这个原力之子的弑父,注定对宇宙有重大的影响。在弑父的过程中,他的死亡本能得到了某种快感,这种快感或许可以取代性欲的快感。尤其是考虑到穆斯塔法之后,安纳金大概再也没法像正常人一样做爱了,这种替代品就至关重要。


然而,还必须注意到一点。这种替代品显然不如原本由爱欲驱动带来的满足感。然而,兴许正是由于这种匮乏,在最后导致安纳金回归了光明面。这种满足感显然不足以让他摆脱内心的焦虑与恐慌,无论黑暗面如何教导他使用自己的激情,他的特殊情况都注定了他无法彻底激发情感的力量。只要仔细看看西斯的教条,他们追求的是绝对的满足、绝对的激情。不难想象,西迪厄斯一定很喜欢漂亮的小男孩(是的,我们必须承认,达斯莫尔不仅很漂亮,而且大概功能也很棒),黑暗面的习惯一定包括了纵欲——而这,正是达斯维达所做不到的。他在黑暗面,却看起来和清教徒一样。换言之,他的内心深处始终为绝地的阳痿教条保留了一席之地,而这正是他回归光明面的缘由。


因此,是的,绝地们压抑了诸多神经症,然后有意识地使其转化为阳痿;在赋予了欲望羞耻感的同时,运用负罪感打造了规则捍卫者。这就是绝地,阳痿军团。所以?呃,我不知道,柏拉图万岁!

评论

热度(52)

  1. 我是海拉我是神wcayls 转载了此文字
  2. isaakfvkampferwcayls 转载了此文字
    李菊福!所以tcw后期的安纳金是躁郁晚期???西斯喜欢漂亮的小男孩一点没错--ppt对安纳金和摩尔,...
  3. 包老师yes_madam_YESwcayls 转载了此文字
    鼓掌!!!!!看的时候真的拍腿了。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