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海拉我是神

《外科》完结有感-论“迁怒”

明鲤灯:

存档自警


红烧白月光:



*就告诉你们我到底有多忙,外科完结之后就写好的文,竟然一直,连发的时间都没有…………


啊,老庄这种矫情又闷骚的就适合找三哥这样的。


天下没有季警官治不好的矫情。






以下正文:


 


《外科风云》44集完结,很多人第一反应都是:啊?就这么完了?早知道正午是套路终结者,可是这次的结局,反套路反得也太彻底。


在我看来,《外科风云》就是以《琅琊榜》为芯,披着《半泽直树》的皮,典型过程非典型结局的一部医疗剧。庄恕与半泽一样,因为年少时亲人的逝去而萌生复仇(平反)的念头,虽然是抱着恨意进入这个行业,却终于成为了那批最有良心的业内人。


但是说到底,医生和银行是不同的。与财力雄厚的银行相比,医生在社会上处于更为劣势的地位。银行拒绝贷款逼得人上吊自杀,人们最多唏嘘几句;可如果一个人进了医院再没出来,病人家属和社会上的正义之师,是要掀了医院的。


 


林欢在剧里就承担了一个相对理性的病人家属的角色。编剧极力把这个姑娘塑造成一个“正常人”,她的言行,她的反应,是社会上所有理智尚存,有道德底线的普通人的缩影。面对父亲的死亡的时候,悲痛之下她下意识地要给自己的痛苦找一个落脚点,因此她对医院、对庄恕穷追不舍,即使所有人给她解释了相关知识,她仍执拗地追问为什么要把艾滋病人安排在她父亲隔壁。


这种”迁怒“的思维是人人都会有的,对于逝者,我们无法努力更多,只能靠折磨还活着的人,给他们一个”交代“——实则是满足自己的孝心。甚至还用同理心绑架别人——最后林欢问出的那句”如果是你的亲生父母你会怎么样“,就是编剧巧妙地布下的一个陷阱。因为人人都有这样的思维,人人都说过这样的话,可这一幕,会让我们在下次开口前想到:如果对方是我的亲人,我又该怎么样呢?


林皓之死,某种程度上,是三十年前事件的翻版——由于某种未知的菌株(过敏症),导致病人的死亡。修敏齐的行为为很多人所不齿,认为他道德败坏,根本不配做医生。可是我们冷静下来想想,这场悲剧,只是修敏齐一个人的道德问题造成的吗?


庄恕跟扬子轩提过,他在美国的时候论文题目三次被毙,是因为导师卷入科研楼受贿事件,导致他名下的所有弟子和课题都被牵连。以此类推,医生独善其身基本是不可能的事,修敏齐如果不嫁祸给张淑梅,那么毫无疑问的,尽管他在此事上不存在任何过失,肺移植项目也一定会被叫停。这个时候的他就像铁路的扳道工,两条铁路,一条上绑着一个张淑梅,另一条在遥远未知的未来绑着无数慢阻肺病人——那一刻,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张淑梅的那一条路。


这当然是错的,是不道德的。然而大多数人只顾着痛斥修敏齐,却很少有人问:是谁把他们绑在铁路上?


修敏齐的行为来源于恐惧:对失去荣誉的恐惧,对失去研究经费的恐惧。然而,为什么一个医生需要为一场没有过错的死亡负责?为什么一例极其罕见、尚未被人类发现的过敏症,会扼杀一个伟大的、造福千万患者的肺移植项目?


因为病人死了。


有句话说,西方人崇尚程序正义,东方人崇尚结果正义。


所以病人死了就是一切。领导也好,民众也好,他们不管这种过敏多么罕见,也不管大夫的操作多么合理合法,他们只知道,一个医生治死了人。他们就会迁怒,就会谩骂,就会终结这个医生的职业生涯。


 


而这种风气导致了什么呢?导致的就是刘长河这样的“专家”越来越多——做很水的论文,评很高的职称,病人出问题就往外推,不担责任,投诉最少。


所以故事的最后,扬帆免职,傅博文提前退休,修敏齐名誉扫地,陆晨曦被赶到急诊,庄恕被辞退回美国——只有刘长河,还安然在另一家医院当着副主任医师。


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关乎体制,关乎医疗本身,可其中之一的重要推手,还是我们患者自己。


死亡引发同情,同情引发迁怒,迁怒引发民怨,民怨引发高压,高压把医生推出来做牺牲品,无能的医生安然留在医院,引发更多的死亡——这是一个无解的恶性循环。


而这其中还有手握雄资的药商和器材商,疲惫又收入微薄的医生,对回扣红包嗅觉极其敏感的患者。


这也许是唯一的行业,涉及生死,涉及巨额资本,涉及民心涌动。医生没有办法纯粹,生死之间的巨大压力压在他们肩上,而生死之间的巨额利润却涌向商人的钱囊。歌颂医生伟大无私是没用的,并且我认为,高薪养医对于我国来讲,不仅不现实,而且效果也不会好——虚高的行医费只会使得一切医疗成本水涨船高,最终的利益,大部分仍然会流向保险、制药、器材公司。


中国外国的月亮,各有各的不圆。


 


《外科风云》以一个医生的视角,描绘出了医疗界的千人百态:技术精湛任性单纯的陆晨曦,乐观豁达得过且过的陈绍聪,兢兢业业一片热忱的钟西北,热衷攻克疾病却对生命毫无敬畏的修敏齐,还有,“不单纯”的扬帆。


扬院长说,单纯就意味着三十个小时的连台手术,拿不到一百的加班费,没有钱给你妈妈买进口药。如果我早多要一点,今天坐在这里的,应该是三个人。


我觉得某种程度上,扬帆和凌远是一样一样的。扬帆更像一个临近暮年,被理想折磨得心灰意冷的凌远。若是凌远的话,暮年必将更加悲惨——扬帆至少有个儿子,而他的爱人如果死去,他就只能孤独地度过余生。


 


是的,在今年的《琅琊阁之谁敢比我惨年度榜单》上,凌院长还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呢!


抱走我家凌院长(别问为什么不抱庄兔兔因为我打不过三哥


(也打不过小李警官


(赵医生要是追来就一起抱走


(哼!




评论

热度(285)

  1. 明鲤(*/ω\*)渣渣灯红烧白月光 转载了此文字
    存档自警
  2. 我是海拉我是神明鲤(*/ω\*)渣渣灯 转载了此文字